折叠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折叠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陈世峰否认预谋杀人凶手陈世峰的爸爸是谁现状如何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7:57:35 阅读: 来源:折叠窗厂家

江歌案将于12月11日开庭,据悉,陈世峰口供中已经承认自己杀害江歌,但是否认预谋杀人,称杀害江歌的刀是江歌自己携带,然而,案件发生到至今陈世峰的父母还没有出面回应此事,那么,陈世峰的父母是不是官员?陈世峰的家境是不是很好?接着小编为您揭开陈世峰的真实身份。

▲嫌疑犯陈世峰

2016年11月3日凌晨,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中野家中遇害,作为江歌闺蜜,刘鑫就在一门之隔,而持刀杀人的正是刘鑫前男友陈世峰。随后,11月24日晚间,日本警方对外通报称,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男性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。

据报道,江歌案件将于12月11日在东京公开审判,目前,陈世峰已经承认有杀人事实,但杀死江歌的刀并非自己准备,而是对方防身使用,也就是说陈世峰否认预谋杀人,随后,11月16日晚上9点,记者联系上江歌母亲代理律师、日本大江洋平律师事务所的大江洋平律师,就舆论关注的热点对他进行了专访。据大江洋平透露,行凶刀具是一把全长19.5厘米的水果刀,刀柄上残留有陈世峰的指纹,暂未发现江歌指纹。看来,陈世峰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很小,那么,凶手陈世峰的爸爸是谁?陈世峰的父母现状如何?

陈世峰的身份不再神秘,陈世峰的父母并不是官员,只是普通的店主而已。日前,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了一张陈世峰的初中毕业照。图片显示,2004年,陈世峰毕业于榆林市定边县定边镇北光中学。

▲二排穿红衣的是杀人犯陈世峰

11月17日上午,在定边县一家属楼内,记者见到了北光中学前校长王先生。他向记者证实,陈世峰的确曾在北光中学就读,并于2004年毕业。“只能说,他是个一般的孩子,不管学习成绩好坏,是个正常的学生。”王先生说,“北光中学是民办学校,1999年创建,2006年停办,”“陈世峰当时是从县里其他学校转过来的。要说有印象,只能说,他的英语不错。”

前几天,江歌案在网上持续发酵,也引起了王先生的关注,“我一看照片就知道了。”他说,“从去年11月事发至今,他曾见过陈父,对方没说什么,看着也正常,能理解江歌母亲的痛楚,毕竟孩子没了。”

王先生妻子刘锦霞曾是北光中学另一负责人,她看了陈世峰的毕业照后,也向记者证实,图中二排红衣男孩的确为陈世峰,“虽然没带过他,但因为他当时成绩好,所以有些印象。”如今,北光中学的原址已被一家幼儿园取代。这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,院子不大,甚至有些狭窄。2004年,陈世峰就曾站在这个院子里,与一群同龄人合影留念。

▲北光中学原址变身成一家幼儿园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“她的小姑曾在北光中学读书,比陈世峰高两级。这些天,陈世峰杀人的消息冲击着这个小县城,他其实是1987年出生。他从北光中学毕业后,又去了盐池读高中,然后考到了华侨大学。”

几经走访,记者在一条深巷中找到了陈世峰父亲初中时的同学杜峰青(化名)。至此,陈家家境情况,开始浮出水面。曾有人在网上曝出,陈家家财万贯?杜峰青一听,头向后仰了下,笑称,“他(陈世峰父亲) 就一个打工的。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开个百货店,卖些日常用品,做点小生意,能有多少钱?”杜峰青说,陈家一共三个孩子,两儿一女。“ 我女儿和他女儿是同班同学。”

陈世峰行凶的消息也是这几天才传进杜峰青耳中的,“邻里之间有议论嘛,都是私下说说。只知道陈世峰杀人了,连是男是女也没搞清楚。”杜峰青回忆,陈父没有正式工作,一直是自己在做小买卖。“他是定边县姬塬镇人,那个时候,我们都在姬塬中学读书。念了几年他就不念了,自己做点小生意,也就是钢笔之类的东西。他家如果有钱,还能做这些生意?”

“(陈父)今年60岁左右,人不错,是个慢人(不温不火)、善人。她的老婆也是个喜乐人。两个人一直在一起。”杜峰青也不明白,这样的家庭,怎么就走出了一个那么暴力的人。

在定边县定边镇西正街,记者找到了陈父曾经营过的百货店。铺面并不大,门窄,梁宽,外面贴出了“房屋出租”的字样。

▲陈父曾经营的百货店铺面,2009年就没再经营了

房东刘方(化名)告诉记者,门店是2007年租给陈父的。2年后,他就转出去了,“和女儿去了西安。”刘方和陈父的接触并不多,“人很和善,乐乐呵呵的。做点小生意,房租一年8万,他那两年,一年有个十来万块钱的收入。”

曾经与陈父有生意往来的一位女士说,“今天(16日) ,我还和他通电话了,没什么问题。他之前在那儿开百货店,2009年转出。现在,他只是偶尔贩点货,没有门店。而且,经常在定边和西安两地走动。”随后,她拿出手机给记者翻看了通话记录。在听闻有人称陈父很有钱后,也是淡淡一笑,“他不算有钱吧。”

17日中午,记者拨通了陈世峰父亲的电话,一听与儿子有关,对方即将电话挂断。而在向陈父发送了多条短信后,手机均显示为“已读”,却未获得任何回复。

一位与陈家走动较多的亲戚向记者坦言,陈父应该站出来发个声。但是,“发生了这样的意外,他们一家人全是灰的( 方言:不高兴 ) ,他们不想说什么,又能说什么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方式,我们不好干涉。”

斗魂大陆破解版

封神来了单机版

暴漫群英传安卓版

刀锋无双qq版

相关阅读